首页 影评 > 正文

讯息:脱口秀大会五年,笑果驶向何处?

2022-11-19 22:01:02 来源:腾讯网

来源:猎云精选,文/林京

“雷霆雨露,俱是君恩,谢谢各位观众”,在脱口秀大会第五季第六期的舞台上,李诞留下这样一句意味深长的话。

被观众捧红的脱口秀大会,今年争议不断。眼下,李诞最大的烦恼莫过于这档王牌节目陷入“综N代”的困局。《脱口秀大会5》在豆瓣评分开分5.6之后,一路下跌,截至总决赛收官,豆瓣分数又上升至5.6。包括孟川、呼兰等在内的选手也以豆瓣评分、网友争议等话题创作出自嘲的段子。


(相关资料图)

第五季节目最大的变化莫过于slogan从“人人都能讲5分钟脱口秀”变成了“每个人都能快乐五分钟”,笑果文化从行业视角转为观众视角。在后续节目中,观众拥有更多决定权,比如节目到第九期,领笑员拍灯仅占一票。根据总决赛赛制,四强诞生后,第二轮再依次表演,领笑员就不拍灯了,纯由观众投票。

只是,这届观众与脱口秀似乎悲喜并不相通,究竟是观众笑点高了,还是脱口秀不好笑了?

脱口秀大会扛起“大旗”

不同于往年的是,作为笑果文化线上两档王牌综艺中的其中一档《吐槽大会》,目前已折戟。

按照李诞过往对媒体的回复,《吐槽大会第六季》之所以不做了,其实也是吸纳(大家的意见)。大家觉得你们这个做得没什么意思,来了又不能真的吐槽,为什么还要做?我觉得大家说得很有道理。

作为吐槽大会的“替代品”,今年笑果文化推出《怎么办!脱口秀专场》效果不佳,在网上未掀起太多火花。

行至第五年的脱口秀大会,今年承担着更大的压力。

领笑员乱拍灯、B 站 UP 主淘汰专业脱口秀演员……脱口秀大会第五季开局就被网友的口诛笔伐送至风口浪尖,豆瓣开分也降至5.6,前四季脱口秀的豆瓣评分皆在7.6左右。

在内容创作上,脱口秀大会一方面需要谨慎把控内容尺度,平衡过审和节目效果,另一方面需要去创新内容,去应对观众的审美疲劳。

在脱口秀第五季上,内部梗、离婚梗泛滥已经让观众开始反感,一些脱口秀演员的段子缺少了昔日的锋芒尖锐,也让观众直呼不尽兴。

脱口秀老演员面临着创作乏力的难题,作为五届脱口秀的“元老”庞博,在半决赛讲完之后,李诞都不禁调侃了一句“要是冲进半决赛,后面还有稿吗?”

有的老演员也选择离开这个舞台,专心投入线下。梁海源被淘汰后,宣布不再参加节目,回归线下,他在微博写道,“不希望大家把演线下当成一件迫不得已的事。它是我们进入这个行业的初心。我在这个行业理想的生活状态是写专场,演专场和录专场。脱口秀不是只有脱口秀大会,前面还有星辰大海。”

人才青黄不接,笑果需要不断“造”出新的流量,比如去年脱口秀大会结束后,徐志胜、何广智的“喜剧门神”组合深入人心,两者也展现出非常强劲的商业价值。在今年总决赛中的八位选手中,毛豆是唯一的一个新人。

笑果文化联合创始人、CEO贺晓曦介绍,喜剧演员应该具备三种能力:一是喜剧编剧的能力,即创造内容的能力。二是作为一个喜剧表演者登上舞台的能力,三是作为艺人的能力。针对三种能力,笑果文化相应地制造了一套相应的薪酬体系。

据中国企业家杂志报道,拿下脱口秀大会入场券的选手都具有一定标签性,脱口秀导演组会根据话题性去挑选自身带有特殊标签的人,比如盲人黑灯、人工心脏植入者王十七、外卖员南瓜、炊事兵毛豆等。

李诞面对媒体采访时曾表示,“内卷肯定是很久之后才会发生的事情。脱口秀完全谈不上,品类单一、形式重复、产能不足、人员不够,才是这个行业真正的问题。”

如今一语成谶。如何输出让观众满意的内容,是笑果迫在眉睫的事情。

笑果商业化探索

与脱口秀大会的瓶颈不同,随着脱口秀不断破圈,笑果的商业化价值迎来井喷。

脱口秀大会期间,另一个引起关注的现象是李诞、王建国、呼兰、徐志胜、徐广智和鸟鸟等齐聚在罗永浩直播间。

罗永浩与脱口秀的渊源自是不必赘述,尤其今年脱口秀大会第五季的弹幕区,因为领笑员争议,网友经常会想念罗永浩的“大局观”,甚至调侃他“赶紧创业失败,回来当领笑员。”

罗永浩显然听到观众的呼声,恰逢重要的双11大促期间,无论是抖音交个朋友直播间,还是“新人”淘宝罗永浩直播间,都来了笑果“全家桶”。

尽管笑果已经对外否认进军直播带货,但笑果旗下知名脱口秀演员如此密集出现在罗永浩直播间,也从侧面反应出笑果的焦虑。

目前笑果“养家”业务主要分为三部分,第一项业务是以《脱口秀大会》《吐槽大会》为代表的跟腾讯合作的线上长视频业务,目前占到公司百分之四十的业务营收。

第二项业务则是以全国各地巡演为代表的线下业务。去年,笑果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近2000场线下演出和开放麦,目前占到公司百分之二十的业务营收。

以上两部分收入也存在巨大的不稳定性。近两年,以腾讯视频为代表的长视频面临诸多挑战,据财报,腾讯2022年第二季度网络广告业务收入同比下滑18%;爱奇艺2022年第二季度广告收入12亿元,同比下降35%。此外,互联网普遍“降本增效”大环境,赞助商收缩开支,都对节目的质量、流量提出更高要求。

而线下业务则受疫情影响较大,笑果大本营位于上海,今年上半年线下业务基本处于停摆状态。

第三项业务是笑果近两年增长较快的业务板块,笑果文化的艺人、编剧,通过内容产出等方式为品牌提供各类内容营销服务。

根据笑果披露的数据,2022年与笑果文化合作方包括快手、抖音、淘宝等、腾讯、京东等互联网头部平台在内的品牌超过300家,数量是去年的2倍,成单数是去年的2.5倍,签单收入则是去年的3倍。

商业化业务去年为笑果文化带来了百分之四十的收入,与长视频业务“肩并肩”。

其实也不难理解,站在喜剧公司们背后的,是庞大的年轻群体,这是各大产业都在抢夺的人群。喜剧公司也因此成为电商平台、新消费品牌的“座上宾”,在新品发布、双11等重点节点展开内容营销。

近两年的双11,天猫、京东等电商平台巨头,纷纷押注脱口秀营销,比如《双11点淘省心大会》《京东脱口秀大会》等,脱口秀演员通过吐槽、爆梗、教消费者薅羊毛等形式,让电商平台破圈接触到更多年轻群体。而脱口秀定制化内容,相比原来生硬广告,让人眼前一亮。

贺晓曦也曾对媒体表示,2022年是品牌营销的喜剧元年,今年喜剧作为内容营销的很重要的一支力量,已经被大多数客户和品牌以及市场接受。

在无人区走过五年

正如李诞所说,中国的脱口秀已经进入了无人区,没有可以对标的东西可以进行参考,就是摸着石头过河。

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,2021年,脱口秀在我国电视节目占比仅为5%,对比来看,脱口秀在美国电视节目中的占比达到了40%,还有深耕空间。

贺晓曦曾对媒体表示,公司更关注的是市场有没有增长空间。现在还有那么多人没有看过《吐槽大会》,还有很多人没有看过线下脱口秀演出,这都是市场机会。

笑果的目标是做一个迪士尼的线下消费空间。“比如迪士尼,花车只是里面的一个部分,但是你去迪士尼的时候,你对它的预期是更完整的一个体验。如果只拘泥于演出,我就只是花车演出的提供者,但大家的需求并不只是看花车。”贺晓曦说,笑果也不会是提只供演出,那样满足不了消费者,而是不断做业务延展。

笑果文化CMO金仲波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今年公司的OKR当中设定了笑果要有虚拟资产、要有IP联名授权相关业务。今年,笑果文化跟金山共同合作《全民泡泡超人》手游被视为探索雏形,该游戏为笑果文化打造了一整套专属虚拟资产,其中包括艺人虚拟形象、专属道具、专属地图、笑果家园等等。

今年2月,李诞卸任笑果文化董事职务,在网络上引起热议,此举被认为是为资本让路,笑果文化或在资本的推动下,进行企业结构和资本体系的调整。

行驶在无人区的笑果还在不断开拓版图,只是支撑这一切的基础依旧需要笑果拥有高质量的内容生产,这对笑果来说,更为迫在眉睫。

参考资料:

1、专访笑果文化CEO贺晓曦:脱口秀演员每月赚1500真的吗,南方都市报;

2、笑果文化贺晓曦:那么多人还没看过脱口秀,这是市场机会,中新经纬;

关键词: 脱口秀大会 吐槽大会 笑果文化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