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影评 > 正文

天天微动态丨从吉吉国王到卿卿海王,刘冠麟的观众缘从哪里来?

2022-11-20 15:56:55 来源:腾讯网

2022年11月20日刊总第3061期

从表面上看,老三和苏文兴比较像,但苏文兴是真笨,老三却是个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主儿,比较复杂。这主要体现在两方面,一方面在于他与周围人的关系,另一方面在于他的成长性。

不想把台词讲得太冠冕堂皇,就尽量用台词的气口和语调传递人物的不同状态。不想只用台词传递信息,就在小动作上作出设计。


【资料图】

演喜剧不只是抖包袱,还要培养演员之间的默契感,把人物关系盘活。戏,从来都是大家一起成就的,单靠一个人或许能撑得住几场,但绝对带不动整部剧。

《赘婿》里做不明白生意的苏文兴,竟在《卿卿日常》里成了商业鬼才三少主?

于演员刘冠麟而言,这或许是天意使然。身为苏文兴的扮演者,他总要给《赘婿》里郁郁不得志的“冤种大舅哥”,圆一个“翻身把歌唱”的商业梦。

出道二十余年的刘冠麟,近两年凭借对“灰色”人物的讨巧表演,揽获了极佳的观众缘,走起了花路。在《赘婿》里,他是又笨又坏的苏文兴,为了拿到苏家掌印,不仅联合对手给自家商铺使绊子,还偷换账本,妄图给妹妹苏檀儿(宋轶 饰)扣上做假账的罪名。

一顿猛如虎的操作下来,苏文兴非但没把妹妹拉下马,反倒把家当赔了个底儿掉,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正如是。

而在《卿卿日常》中,他所饰演的三少主尹岸,也不算正面人物。他多情自负,动不动就PUA17个老婆,让她们减肥,叮嘱她们听话。他虽贵为皇子,却是个玩世不恭的主儿,不止在朝堂上打瞌睡,还公然违抗父命,迟迟不愿回宫。

饰演这类颇具争议性的角色,是对演员的考验,一旦演不好就会口碑翻车。

但刘冠麟偏偏就能hold住这类角色,提起苏文兴,观众想起的总是撞脸“吉吉国王”的冤种大舅哥。翻看观众对三少主的评价,也多是对其喜剧人形象的调侃之语。

他不止能把灰色人物变得讨喜可爱,还能适当牵引观众的共鸣,为灰色人物开辟一方新的话题领地。

这不禁让人好奇,刘冠麟身上的观众缘是怎么形成的?为何灰色人物在他手里,总能变成戏里的吉祥物,开成一朵“笑花”?“吉吉国王”刘冠麟身上,还有多少观众不知道的惊喜?

各位读者不妨来听听他的“观众缘养成论”。以下,是刘冠麟的讲述。

“扮猪吃老虎”的三少主,是个挑战

基于之前《赘婿》和《赘婿之吉兴高照》的良好合作,我和制片人刘闻洋老师成了很好的朋友。去年上半年他在筹备《卿卿日常》,就又找到了我,当时我连剧本都没看,直接就答应了下来。

我非常清楚这个团队在制作上的专业度,也很感谢刘闻洋老师对我的关照。不冲别的,就冲着大家的信任和友情,我也愿意来演一把。

拿到剧本后,刘闻洋老师说三少主这个角色比较适合我。编剧老师把三少主尹岸写得很饱满,激起了我的表演欲望。

从表面上看,老三和苏文兴比较像,不过苏文兴是真笨,老三却是个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主儿,比较复杂。这主要体现在两方面,一方面在于他与周围人的关系,另一方面在于他的成长性。

三少主的人物关系,又可以细分成爱情线和事业线。我给老三在爱情线上的设定,是个不懂女孩儿心思的“海王”。面对17个“节气”老婆,他不光记不住名字,还把每个人的身世背景记串了,是个妥妥的脸盲。

在事业线上,老三则是个“扮猪吃老虎”的人,大智若愚。设计人物小传时,我认为首先他一定很聪明,不然不可能有如此庞大的商业版图和资产积蓄。其次他一定精通人情世故,不然做不到左右逢源、广结人脉。他一定很会来事儿,不然不可能得到父亲独一份的宠爱。

再从成长性来看,三少主的人物弧线也比较清楚。对待“节气”老婆们,他从一掷千金的土豪慢慢变成了知冷知热的贴心人儿;对待朝堂上的算计和心思,他也从隔岸观火、明哲保身,逐渐成了愿意分担朝政、把弟弟们护在身后的好三哥。

抓住了三少主身上的几条主要脉络之后,我心里才有了底。说实话,面对这样一个出场不多但复杂程度不低的角色,压力不小。我既担心没把人物逻辑理清楚,又害怕引起观众对“海王”老三的反感。

演的时候,我一直有意识地控制表演力度,非常担心劲儿使大了,过犹不及。不想把台词讲得太冠冕堂皇,就尽量用气口和语调传递人物的不同状态。比如三少主回府以后总是半撒娇地说“有人给倒杯热茶吗?”而不会颐指气使地说“来人啊,给本少主上茶。”

不想只用台词传递信息,就得在小动作上作出设计。观众仔细看会发现,每当三少主和六少主相互作揖鞠躬,老三的手一定放在老六上边。

在老三心里,自己是哥哥,手放在弟弟上面是理所应当的事儿,这是对他张扬、直率性格的外化处理。

包括老三待人接物态度的变化,也有考量。面对宠爱自己的父亲,他从不掩饰情绪,想耍无赖就耍无赖,想打瞌睡就打瞌睡,这是他面对亲人时的自然反应。

面对弟弟们,他向来有一说一,这是他对兄长身份的自持自重。而面对步步为营、城府颇深的二哥,他就变得毕恭毕敬、滴水不漏,他就算再看不上老二,也绝对不会得罪他。伸手不打笑脸人,就是这个理儿。

三少主于我,是一次挑战,喜剧人物也可以很饱满,可以不工具化,可以有变化成长。

用表演和观众交朋友

我也在追着看《卿卿日常》,经常看到观众在弹幕中说:三少主绝对是个深藏不露的人。大家看得太准了,这就是我想呈现出的效果。

老三在名利场上混了这么多年,一定把人心看得非常透彻,君子之交淡如水,是他的处事原则。所以不论是对老六还是对其它的兄弟,他的戒心一定是慢慢放下的,这个过程不能省略。

三少主虽然会显摆、得瑟,但他摆谱的对象一定是最亲近的人,比如他的“节气们”、弟弟们,以及父亲。他虽然自恋自负,但绝不降智无脑。

有观众说,老三如果能把讨债和经商的本事,用在处理自己和“节气们”的关系上,一定如虎添翼。观众能发现这一点我也挺开心,说明反差处理没有白做。

像老三这么个人精,他连老赖都搞得定,如果想摆平家里的关系,动动心思怎么会做不到?说到底,他是不想复杂化自己的家庭关系。他也是个人,也需要一方自在的天地,如果在家里都要耍心眼,这个家有还不如没有。

老三的问题是某些男性的通病,他们总是把感情这码事儿想得太简单,总觉得我给你花钱花时间了,就是对你好,却很少设身处地为对方想,结果只是自己感动了自己。

老三就是这样,他渴望爱,却不懂如何表达爱,除了对老婆们“豪掷千金”,他甚至没有对最爱的海棠(刘萌萌 饰)说过一句情话。他没想过,“金钱”是他最重视的东西,“节气们”未必同样重视。

演员要懂得用角色和观众“交朋友”,在《赘婿》之后,我的体会更加明显。影视作品毕竟是拍给观众看的,演员一定要让观众看明白自己在演什么。《卿卿日常》也好,《赘婿》也好,虽然我演的都是喜剧人物,但我希望自己的表演是落地、走心的,千万不能咯吱人笑。

就像《赘婿》里,苏文兴一边抽搐一边结巴着说女飞贼飞了的那场戏,邓科导演让我彻底解放天性,我也彻底“撒了欢儿”,一演就演成了苏文兴的名场面。

既然角色需要我演出半疯半傻的样儿,那就没必要思前想后,投入地演就对了。想的东西一多,演员就不可能完全沉浸,表演效果一旦夹生了,观众就不可能被逗笑。

“吉吉国王”的标签也来自于《赘婿》,观众觉着苏文兴和动画片《熊出没》里的吉吉国王,不止性格相近,还在外貌上撞了脸。

我刚听说的时候也有点懵,因为没看过《熊出没》,我也不知道“吉吉国王”是个啥,赶忙去查了查。看完对比图,我寻思着:还真别说,观众是挺厉害……

包括在《赘婿》的衍生网络电影《赘婿之吉兴高照》里,我们也活用了这个梗,把苏文兴的脸和吉吉国王的毛笔画放在一起,做了个表情包。这是观众对我的喜爱和认可,能有机会在作品里给观众来个反馈,何乐而不为。

表演,要从“本我”出发

我其实算“半科班”的演员,我大学是在北京舞蹈学院读的音乐剧专业,主修课有舞蹈、音乐、表演。我们是北舞音乐剧专业的首届学生,学校非常重视。教我们音乐、表演的老师,分别是从中央音乐学院、中央戏剧学院请来的教授。这为我后来的表演工作打下了坚实基础。

大学毕业后,我走上了表演这条路,因为有舞蹈功底,仪态不错,所以总在武侠剧、古装正剧里演配角,比如《流星蝴蝶剑》《大汉天子3》等。

后来一次机缘巧合,我在朋友的介绍下连着演了《龙虎山客栈》《防火墙5788》两部轻喜剧,认识了大姚(演员姚晨)和飞哥(演员郭京飞),这才慢慢打开了喜剧之门。

要说真正让我在喜剧表演上摸出门道儿的,还是《龙门镖局》,这部剧让我意识到,演喜剧不只是抖包袱,还要培养演员之间的默契感,把人物关系盘活。戏,从来都是大家一起成就的,单靠一个人或许能撑得住几场,但绝对带不动整部剧。

在《龙门镖局》里,我和飞哥的对手戏非常多,陆三金和蔡八斗的每场戏都是我俩一起托着对方演出来的,只有演员之间合拍了、通顺了,观众才能入戏。

我希望自己的表演是准确的,这不止需要演员提前把准备工作做好,还要依靠走戏来找状态。我不习惯跳过走戏直接实拍,真要硬来也只是对剧本的照本宣科,我自认是“笨鸟”,那就得“先飞”。

演了二十年的戏,我最大的感受是,演员一定要往角色身上注入自己的特质,尤其是喜剧表演,这能让人物自然、灵动,有生气儿。想要让角色深入人心,演员必须先投入,在角色里“找自己”的过程就不能省略。

演苏文兴的时候,我就调动了自己反应偶尔慢半拍的特点。观众能发现,苏文兴的反射弧比较长,比如被宁毅(郭麒麟 饰)怼得结结巴巴说不明白话,被别人卖了还帮忙数钱等,这些都是真实反应。观众有时候说“苏文兴又笨又呆”,其实呆的不是他,是我。

《卿卿日常》里的三少主也是如此,三少主乐天、积极的性格,也来自于我本人,我从来不把困难当回事儿。面对需要强大信念感支撑的三少主,我虽然有压力,但不会缩手缩脚,反而会摩拳擦掌地向“硬骨头”发起挑战。

而三少主偶尔打太极、不多言的举动,比如面对朝政时的应付、面对二少主时的敷衍等,也是对我自己的性格萃取。对于认准了的事,我一定会“咬定青山不放松”,但面对不认同的事,我虽不会在明面上出言反驳,也不会在心里真正妥协。

有一些观众说我是剧集的“吉祥物”,只要有我在的剧,都愿意看一看。我非常感激观众的抬爱,也很愿意继续当好大家的“吉祥物”,演好每个人物、拍好每部戏。

未来,我希望自己既能纵向深耕,也能在横向上不断拓维。虽然拍了很多喜剧,但我也希望能尝试其它类型的作品,比如现实题材、革命历史题材,以及年代剧等。

我从不是安于现状的演员,可能性要靠自己去折腾,我乐此不疲。

【文/弈辰】

关键词: 卿卿日常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