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影评 > 正文

当前速讯:对话《三悦有了新工作》主创:不担心殡葬题材劝退观众

2022-11-23 20:46:25 来源:腾讯网

“活着需要尊严,死亡也需要...”

《三悦有了新工作》,是国内为数不多敢于触碰殡葬题材的剧集。

失业一年的95后赵三悦,阴差阳错来到了殡仪馆做遗体整容师。这里每天都在上演着各种各样的离别,有人失声痛哭,有人隐忍坚强,有人冷漠无情,也有人脆弱逃避。作为陪伴往生者的最后一站,殡仪馆的工作人员们也在用自己的方式给逝者尊重,给生者抚慰。


(资料图片仅供参考)

通过赵三悦的视角,剧集温柔、细腻而又灵动地讲述着一个个家庭的悲欢离合,也描摹出一幅生动、自然的殡葬行业者群像。

主创的的勇敢与真诚,感染到了更多观众。9月22日在B站首播后,《三悦有了新工作》获得了全网超148条热搜,其中微博热搜热议超过59个。9月30日,剧集衍生话题#殡葬行业工作者不敢和别人一起过年#,更是登上了微博热搜榜首位。

对殡葬行业的聚焦,也引发了诸多业内人士的发声。法医周亦武在微博中提到,剧中殡葬行业从业者租房被拒、打车被拒的经历,在现实生活中并不罕见;南京市殡葬管理处工作人员@殡葬哥 也发微博称,剧中的情景完全是真实写照,并呼吁更多人了解殡葬行业的工作,对这个群体少一些偏见,多一些理解。

虽然以死亡这样沉重的话题切入,但《三悦有了新工作》的基调却并不丧。它不肆意地渲染悲痛情绪,而是以生活流的形式,呈现出一段有笑有泪的殡仪馆故事。

为了还原这样一个特殊题材的诞生过程,娱理工作室独家对话了《三悦有了新工作》编剧游晓颖和总导演李漠,听到了在创作背后更多动人的故事。

“我跟殡仪馆的同事交流,他们经常说当人想不通的时候,就来殡仪馆走一走,大多数人走出来的时候都是想要好好活,所以这个题材不想渲染悲伤气氛,而是给大家一个情绪宣泄的渠道。”编剧游晓颖说。

三悦的故事

2016年,游晓颖看到了很多中国人口老龄化的报道,她意识到,未来国人可能会面临更多生老病死的时刻。

彼时,市场中已经出现了大量医疗题材剧集,而人生的最后一站——殡葬行业,国产剧似乎触碰得还少。

她由此想到,这会不会是一个好题材?

2018年,游晓颖认识了一位在殡仪馆工作的90后男孩思沅。因为对殡葬业感兴趣,胆子也比较大,上大学时,思沅主动报考了北京民政技术学院的殡葬礼仪专业。两个人的一次长谈,直接颠覆了她对于殡仪馆和殡葬行业的整体认知。

此后,更多有关直面生死的灵感在脑海中涌现出来,游晓颖专门翻阅了遗体整容科的教材,还采访了思沅和他的朋友。

2019年,她专门来到了成都殡仪馆,体验了两周生活,了解了遗体防腐、冷冻,上妆颜料调色等很多实操细节。她惊讶地发现,很多殡仪馆的工作人员都非常平和,对于社会上的人和事关注不多,似乎是因为见惯了生死,他们对于生活中的起伏反而更平静。但一提到喜欢的事情,他们又会变成另外一个人,一下子说出很多话。

渐渐地,她发现殡仪馆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般阴森可怖,而是像一个干净明亮的大公园。

这些殡葬行业的从业者们,同样知道外界对他们的刻板印象。很多人都不会主动与他人握手,在殡仪馆里也不会主动说“再见”两个字。还有人不主动参加亲戚朋友的婚礼或喜庆仪式,甚至会向孩子的学校、老师隐瞒自己的职业。

2020年疫情期间,游晓颖有了更多空余时间,便把之前断断续续搜集的素材拿了出来,开始动笔。

为了保证真实性,作品中对于殡葬流程和技术的呈现,都有专业人士进行把关。有时写到一处细节的时候,游晓颖还会请思沅发一些工作照,和他探讨工作的具体流程。

在拍摄为往生者塞舌的片段时,团队还专门请来了珠海殡仪馆的老师,一步一步地做塞舌头的动作指导,精细到舌头要伸出来多少,是什么颜色,脸色怎么样等等。

三悦的人物原型,既来源于年轻的殡仪馆从业者,也融入了游晓颖对当下都市人的观察。“不只是年轻人,大家可能当下都活得挺累的,需要停一停。三悦毕业的时候因为被别人顶替了工作,需要从低起点再出发。她就像是观众的眼睛,带领着观众一起进入到这个职业,从小白一步一步成长起来。”

而三悦的母亲,则是一个典型的“刀子嘴豆腐心”。看到女儿颓废的生活状态,她骂女儿“烂泥扶不上墙”,甚至狠心让女儿离家出走,喊着“死也死在外头”。但在大年三十这天晚上,她也会带着饺子跑到女儿工作的殡仪馆门口,等着和她团圆。

母女戏份相爱相杀的设定,凸显的是中国式母女的相处。游晓颖希望,哪怕是争吵的方式,也给双方一个沟通宣泄的渠道,让她们听到彼此的心声。

《三悦有了新工作》,周依然饰演三悦、张棪琰饰演三悦妈妈

从肿瘤科转到临终关怀部门,医生罗大淼带来的是一种不一样的生死观。当下癌症发病率很高,如何和癌症相处,如何和亲友好好地告别,是需要更多人去学习的,而在剧中,这些思考都会通过罗大淼的视角展现。

作为三悦的前辈,周娅男更像是成熟版的“三悦”。从职场小白一路走来,她渐渐地看淡了生死,对工作与人生也逐渐温和、成熟。不过,她对待爱情同样有“上头”和不理智的一面,这让一向在工作中以懂事、专业示人的她,显得更加多面可爱。

渐渐地,一个个人物角色丰满了起来,三悦的故事也正式开始了。

《三悦有了新工作》,梁靖康饰演罗大淼

《三悦有了新工作》,鄂靖文饰演周娅男

剖开现实

当制片人带着《三悦有了新工作》的剧本找到导演李漠时,打动他的是剧本中对当代都市人成长和自洽的探讨。

作为一名年轻导演,李漠非常关注95后年轻人的生活现状。他很想知道,当下的年轻人是如何在快速运转的社会下,承担原生家庭的压力,迎接职场内卷的挑战,周旋于复杂的人际关系,直面种种没有标准答案的新社会问题。

在豆瓣评分8.1分的《我在他乡挺好的》中,他便探讨了年轻人在大城市漂泊的归属感问题,而在《三悦有了新工作》的剧本中,他又看到了新的社会观察样本。

“《三悦有了新工作》的故事给了我很多答案。它涉及了人生每个阶段的成长问题,探讨地又不肤浅,有很多能让人醍醐灌顶的情节设置。”

很多年轻人离开校园后,便很难再像学校里一样,找到有共同生活语境、共同爱好、共同生活节奏的伙伴。似乎在走入成人社会之后,人与人之间天然就多了几分疏离。

三悦和罗大淼的感情在崇尚高效、淡漠、利己的环境中显得尤为珍贵。一位临终关怀医生,一位遗体化妆师,一个负责陪伴生者走完这一生,一个负责陪伴逝者走完这一生。他们虽从事着令外人难以理解的职业,但却找到了共同的信仰与情感归属,成为彼此的“解语”人。

而“相爱相杀”的三悦母女、互相扶持的合租三姐妹,以及患有阿尔兹海默症的刘师傅,也都渐渐在困境中找到了自洽的能力,生活的动力,以及成长的心力。在他们身上,李漠也获得了莫大的能量和治愈。

更打动他的,是编剧在故事中埋下的如何看待生命与死亡的态度。

“每个人都会面临生老病死,我们希望通过这部作品传达的是——生命和死亡并不是二元对立的极端,而是人生的两个阶段。我们要正视死亡,接受它是生命的一部分。当你恐惧它的时候,反而会带来更多压力。当你不带着恐惧看待它时,死亡也会变得平和很多。”

所以,李漠并不担心殡葬题材会“劝退”观众,反而觉得观众的接受能力会比想象中更高。

自信的来源,在于《三悦有了新工作》非常真诚地在和观众探讨生命与死亡的议题。这种价值观的输出并不是通过高高在上的说教,而是一个又一个动人的细节、故事。

年轻的女孩张红,是三悦第一个接触到的往生者。在葬礼上,亲手把她抚养长大的养父母非常安静,但从小把她抛弃的亲生父母却大声痛哭。在即将盖棺的时候,养母一把拉过扑在棺材上的亲生父母,嘶吼道:“你给我起来,别拦着我的孩子,让我的孩子回家吧。”

不久后,亲生父母最疼爱的小儿子也过世了。在小儿子的葬礼上,亲生父母终于停止了大哭大闹,安安静静地送上了儿子最后一程。

这一细节,源于主创团队对很多往生者家属的观察。越是亲近的人,在葬礼中情绪往往没有那么外化。而在葬礼结束后某的一刻,当他们突然看到了逝者的痕迹,悲伤才会汹涌而出。

同时,《三悦有了新工作》也希望观众能摒弃对殡葬从业者的刻板偏见。

为了准确地还原国内殡葬流程,团队进行了多方调研,最终决定把故事背景放在受移民文化影响较多的广东地区。除了专门搭建的操作间、冷藏室和办公室外,殡仪馆的外景和告别厅,都是在珠海一家殡仪馆实景拍摄的。

第一天实地拍摄时,导演李漠和团队成员都有些害怕。一到天黑,大家都在想着赶紧收工。但拍了半个月之后,他们对殡仪馆的一砖一瓦越发熟悉,不但没了当初的恐惧和不适,反而觉得这里像一个美丽的花园,能带给很多活着的人告慰和关怀。

女主角三悦的心境同样如此。一开始进入殡仪馆,她是抗拒的,但在经历了种种后,她逐渐在心中萌发出对逝者的敬重,对生者的关怀,以及对死亡的淡然。

“希望能大家看完了以后,能珍惜生命中每一刻的美好,哪怕是一缕晚霞,一片绿叶,一个陌生人的微笑。很多事都是稍纵即逝的,不要被升职加薪、攀比抬杠那些生活里的琐事冲得晕头转向。放平常心面对生活,面对困境,发现生活每一刻的美,就是《三悦有了新工作》想和大家传达的核心议题。”李漠说。

笑对死亡

虽然聚焦死亡这一沉重的议题,但《三悦有了新工作》选择以轻喜剧和生活流的方式呈现。用李漠的话说,这是用浪漫主义的风格去描述现实主义的困境。

这种较为轻松的基调,是女主角三悦所带来的。

日本经典电影《入殓师》的主角是成年男性,而《三悦有了新工作》的主角是一位95后的女生。这一设定是因为游晓颖在采访过程中发现,有很多的女生因为细心、手巧,选择做遗体化妆师,有些女孩的胆子甚至比男生的大。

《三悦有了新工作》,周依然饰演三悦、鄂靖文饰演周娅男

在一部作品中,主视角的世界观、价值观、年龄,都会影响到整个剧作的风格走向。作为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,三悦有着年轻人身上的青春感,看待事物也会更加有棱角、有锋芒,而这些气质都能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生离死别的沉重感。

其次,中国的殡葬风俗也非常丰富多彩。《三悦有了新工作》将各地的殡葬风俗博采众长,集中起来外化在一座虚拟城市中。除了传统的庄严肃穆,还展现出了比较荒诞的一面。

游晓颖觉得,这些反差感和自己当时走进殡仪馆的感觉有关。

她原本以为,殡仪馆会很肃穆、凝重。但第一天来到办公室时,正好遇见了一位马上要退休的老师傅,一直在讲他退休的生活,又跟另外一个80后的工作人员讲回锅肉怎么做。这让游晓颖觉得,其实他们的生活很日常,并没有那么那么紧张。而在和他们的朝夕相处中,她也渐渐明白了遗体化妆师这份工作的意义。

“遗体化妆师就是给逝者以尊严,给生者以安慰。让人体面地躺在瞻仰台上,是一件很重要事情,因为活着需要尊严,死亡也需要。活着的人看到家人能够这样逝去,他的悲痛会得到释放,意识到死亡并没有那么不堪。”

《三悦有了新工作》,周依然饰演三悦

创作的时候,她希望把戏剧冲突和日常细节表述结合起来。在殡仪馆里,有喜欢和稀泥的领导,上班朴素下班精致的师姐,以及暴躁的师傅。日常交流中,年轻人们会插科打诨,嬉笑打闹。遇到不如意时,对方也永远是最理解自己的那个人。

经历了《三悦有了新工作》的创作,游晓颖也完成了一次蜕变。比起以往对亲人的苛求,她学会了如何向亲近的人直接表达情感。虽然还是一样惧怕死亡,但现在的她会更珍惜当下的每一天,能见面的时候尽量去见面,能表达的时候尽量多去表达。

在离别情绪爆发的戏份中,《三悦有了新工作》也非常懂得拿捏“分寸感”,没有在冲击性的画面上大做文章。

“举个例子,一个故事讲24集,最后一集可能就需要很大的情绪爆发点,因为24集沉积的东西都在这儿爆发了。但是三悦的故事里,每集都要面对一两次的生离死别,没办法每次都处理得很沉重,否则就会变得矫情,让观众觉得疲乏。情绪一点点地抽离,才会更能让人接受。”李漠说。

《三悦有了新工作》,郭柯宇饰演三悦大姨

在《三悦有了新工作》中,呈现困境并不是目的,而是一种最大限度与观众共情的手段。最终的结果,是希望通过剧中人面对生死的方式,为屏幕外的每个人派发一把“通用钥匙”,让剧外人用这把钥匙,渐渐地与自己生活中的那把锁“磨合”,找到更加乐观面对生活的方式。

“甜应该是由苦来衬托的,就像大家吃甜口吃多了,也想吃点川菜。如果一味地表现快乐,没有对比或基准,就不会特别打动人。当我们想讲一个故事的时候,就像打开了一盏灯,这盏灯能带来光,也能制造出影子,光和影合在一起,才是完整的部分。快乐与困境结合在一起,才是一个完整的故事。”李漠说。

《三悦有了新工作》,周依然饰演三悦

关键词: 三悦有了新工作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