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影评 > 正文

实时焦点:张艺谋《满江红》,彻底大红了

2023-01-25 13:05:11 来源:腾讯网

时光撰稿人 | 南野文

邪典电影老饕。 


【资料图】

《满江红》上映前,所有人心里都有个大大的问号。

张艺谋,拍得好喜剧吗?

这并非张艺谋首次执导喜剧电影。

2009年的《三枪拍案惊奇》,“国师”曾尝试过荒诞喜剧的路子,但结果却是口碑惨败,沦为笑柄。

幸而,《满江红》与之相反,非但没有出现“喜剧不耐症”,甚至还成为此次春节档影片中口碑最佳、票房领跑的一部。

截止1月24日,《满江红》拿到了12.4亿元的票房,暂时位列春节档冠军

该片上映第三天的单日票房,已经比《流浪地球2》高出近1亿元。

不少媒体都已大胆预测,它有望成为整个档期的最大赢家,同时已经刷新了张艺谋从影以来的最高票房成绩。

那么,《满江红》票房突围的秘诀究竟是什么?

喜剧作为佐料

《满江红》在明里暗里,都不像是一个喜剧剧本,但张艺谋却用喜剧的手法,将关键情节穿插在一起。

张艺谋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:希望观众在看《满江红》的过程中至少笑30次,这样喜剧才够量。

“要大笑,会意地笑,嘴角咧起来,只笑个三五次那不是(喜剧)。”

喜剧作为《满江红》的作料,张艺谋这次加得够足。

影片一开始,就以一段文字对故事背景做出介绍。

(剧透提醒:下文涉及部分剧透)

这段引言大体为:岳飞死后四年,秦桧率兵赶赴宋金边界,和金国举行会谈,不料在会议前夕,金国使者被刺杀于秦桧驻地,案情波谲云诡。

小兵张大,由于在金国使者死亡当夜出入宅邸,将要被亲兵营副统领孙均斩首问罪,情急之下,张大表示认得关键证物。

由此开始,张大和孙均得到了秦桧许可,自由出入府邸各院,但必须在一个时辰内拿到秘密物件——金国使者的信。

一个时辰,近乎密闭的宅邸,以及生死攸关的破案过程。

沈腾饰演的张大,在人设方面和系列小品中的“郝建”、开心麻花喜剧中的角色有着相通性。

他总能在紧张时刻爆出金句,比如和易烊千玺饰演的孙均讨论“再吃一口宰相的点心”中的“再”字,闹出不少笑话。

岳云鹏扮演的副总管武义淳,同样延续着小岳岳一贯的喜剧路数,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,却总能做出看似精明实则愚蠢的举动。

以至于张译饰演的总管何立,能在严肃场合做出戏谑状;雷佳音饰演的秦桧,于慵懒作态里显示一丝可笑的胆怯。

简单来说,张艺谋在《满江红》里营造的喜剧氛围,和这些年开心麻花式的喜剧迥然不同。

他并非刻意编织喜剧桥段,而是借助于喜剧手法加强电影的娱乐性和松弛感,让悬疑正剧的节奏得以活络。

实际上,张艺谋对于喜剧模式的探讨,早已于新世纪前就已开始。

他执导的那部由姜文、李保田主演的《有话好好说》,在吸收了不少王家卫风格的前提下,制造出了一种市井荒诞的氛围,让人啧啧称赞。

其后的《三枪拍案惊奇》,却只能算是个残次品,该片时光评分仅为4.9分

当时,张艺谋刚导演完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后不久,既出于想要尽快执导一部电影的冲动,更是为了替搭档张伟平挣钱,在各种妥协之下,他才决定开拍该片。

小沈阳的临时加入,以及随后引发整个团队大换血,都让这部电影变得雪上加霜,彻底沦为张艺谋导演生涯中的笑柄。

或许正是前车之鉴,张艺谋在处理《满江红》的喜剧部分时,不再将喜剧演员本身的“笑果”一味地放大。

他选择更为收敛地利用沈腾、岳云鹏等演员的表演特色,将喜剧作为佐料,而非作为主菜捧到观众面前。

悬疑不是目的

不夸张地说,和隔壁主打谍战悬疑的《无名》相比,《满江红》在营造悬疑感方面,要成功得多。

后者将悬疑情节一步步明确推进,并令观众在知晓真相后,大呼“原来如此”。

《满江红》在159分钟的片长内,没有特效大场面,也没有过度的噱头支撑,还能让观众不打瞌睡地持续观看下去,这确实和张艺谋对悬疑情节的铺垫有关。

首先是以张大为线索的悬念和反转。

张大在一开始,只是一个贪生怕死的小兵,胡诌出羊皮袋子的用处,又带着孙均四处查案,实则总想着脱身之法。

但在剧情尚未过半时,我们已知晓了他真正的身份,通过他和一系列配角的接头、调配,才发现他的忍辱负重和足智多谋。

其次是以秦桧和何立二人所埋下的悬疑线索。

我们总以为他们被张大等人耍的团团转,毫无辨别之力。

等到故事推进下去,何立的阴险狡诈,残暴凶狠,秦桧的魔高一尺,螳螂捕蝉,才让人感到害怕,背脊一凉。

就连看似小丑的武义淳,也并非全然蠢笨的庸人,在他和孙均、张大三人赶赴何立房内,一眼就看出了孙均的破绽。

并且在目睹关键物件——信件被人吞下后,还使出了一招狸猫换太子,残忍地杀害了一名歌姬。

良善忠义之辈的忍辱偷生,前仆后继;奸邪宵小之辈的狡诈算计,相互攻伐,在一个时辰内不断上演,构成了《满江红》牵动人心的“面子”

但这些悬疑反转,说到底,并不只是一场华丽的计谋演出。

即使如《扬名立万》这种类似剧本杀式的悬疑喜剧,其最后的情感落点,也聚焦于无辜女孩被恶人戕害的悲愤上。

因此,《满江红》情感升华后的“里子”,是岳飞,是那首名为《满江红》的千古名词,是一腔被奸佞堵塞着的民族情怀。

当影片最后,我们获知刺杀秦桧不是真正目的,拿到岳飞遗言才是任务关键时。

随着一声声《满江红》的词句,我们明白了那份家国大义,懂得了这帮人的侠骨仁心。

说到底,《满江红》有点像《新龙门客栈》,看似是一帮困顿于黑暗官场的小人物想要明哲保身的故事,其实最后,留下的是孙均和无数人的那份江湖侠客心。

而这一点,在华语影坛上,似乎已经许久未见了。

老谋子的艺术探索

当然,这并不是说《满江红》只剩下悬疑、侠义和喜剧,它依然葆有张艺谋一贯来的艺术探索精神。

尽管作为第五代导演的中流砥柱,现年已72岁的张艺谋,总能找到独属于自己的表达方式。

《满江红》里诸多新颖的声画效果,在张艺谋过往的作品中都有迹可循。

近乎密闭的深宅大院,在《菊豆》的徽派建筑、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的山西民居,以及《影》里的沛国宫殿中,都有着相似的营造方式。

全片采用近乎刻意的单一色调,并用撞色作为补充的方式,也可在近年来的《影》、《悬崖之上》和《狙击手》中找寻到踪迹。

只不过这些影片多为“黑白”反差,而《满江红》则为“黑红”反差。

为了让色调更为极致统一,张艺谋将故事设定在夜晚的一个时辰内,正因如此,“白日夜景”式的滤镜将所有景观全都罩上一层灰暗,过滤掉其他色泽,使影片的色彩更为纯粹极致。

除此之外,张艺谋也在“动静”之间思虑不少。

影片大多数的场景都为室内对话,鲜少大场面动作,因此很容易形成单薄冷清的视听观感。

为此,在室内对话时,张艺谋多采用中近景固定镜头,而一旦角色需要从一处院落移动到另一处时,便采用全景俯拍或推轨跟拍的方式,捕捉奔跑中的几位主角。

为了增加奔跑时的动感,张艺谋还大胆采用传统戏曲的唱词,用反差极大的锣鼓、小镲点缀角色的表情和小动作,犹如戏曲舞台般调弄出诙谐之感。

对于一位早已功成名就的电影大师来说,张艺谋本不必如此。

但无论是在“第五代”时期,还是于新世纪后的几部大片,以及近些年来形色各异的作品里,他都在找寻不一样的艺术介质,试图贴合当下观众的审美趣味。

所以,《满江红》的票房,能领先《流浪地球2》这样的科幻巨制,并不意外。

它在完成规定动作外,还能继续输出让人眼前一亮的形式美感,这本身就是一种勇气。

关键词:

上一篇:
下一篇: